Welcome to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

025-58369808

联系我们

PRPULAR PUSH

ATTEN:
南试
phone:
025-58369808
QQ:
3236925839
ADD:
南京市六合区赵桥河南路109号

南通经销化学试剂

author: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

【Font size: big medium smail

time:2020-11-06 08:11:26

本文由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提供,重点介绍了经销化学试剂相关内容。南京化学试剂股份有限公司专业提供北京哪里卖化学试剂,化学试剂的购买,化学试剂网购买等多项产品服务。我司拥有一批高专业性的员工。我们一贯秉承诚实、守信、认真负责的工作态度,深受广大客户的好评!

经销化学试剂他是“小画”,是一个“胶片少年”。

这个80后少年不简单:从普通玩家到以胶片为事业,从默默无闻的学徒到支撑起一个30人的技术团队,从照相馆到暗房艺术体验中心“画英雄”,他十多年逆势而行,期待着一场关于胶片的复兴。

(“画英雄”前身为创建于70年代的“东方照相馆”,从曾经的国营照相馆至今,见证了胶片的起起伏伏,2006年正式更名为“画英雄”,成长为胶片摄影知名品牌,以及国内最大的胶片冲扫机构。)

小画看上去镇定而拘谨,他小心翼翼地说:还是不要写太多个人的东西了,我们不想这样以个人角色去抛头露面。

他始终带着出离而明朗的神态,团队里的年轻人也都有着类似的秘而不宣的精神。聊起胶片和摄影,忽然又眉飞色舞了起来。他说他很喜欢《八月照相馆》这部电影,那些情节让他想起当年在照相馆的故事。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杭州国营照相馆“东方照相馆”带着旧时代的影像味道,几经周转,国营形式不再,变成了私人经营的照相馆。

几十年间中国对摄影的接受度经历了爆发式的增长。照相机进入了寻常百姓家,作为纪录和分享的日常,几乎每家每户都拥有自己的精美的影集,硬质封皮上通常是好看的花卉、灵妙的女子。

相片作为一种物证得以留存,影像是某种客观凝视下的产物,它们或狭窄或广阔地挽留着一个时代,无意识地延长了我们的遗忘周期。

2003年小画来到照相馆,从基础学起,慢慢地当起了照相师傅。当时数码刚刚有了一些状态,10D相机出现奠定了佳能数码单反相机的地位。在照相馆拍证件照还要用135胶片或是宝丽来拍摄。

身份证上还都是黑白的证件照,所以照相馆每台脚架上会架两台相机,一台彩色,一台黑白。每天晚上他把底片在暗袋里面剪裁,然后装到空暗盒里面做显影冲洗。最后用相纸刀裁好。每个单子上都有一个按照一天顺序排序的编号。

那时每天可以收到十个胶卷,老百姓家中还有很多的傻瓜相机。照相成了一种有趣而具有仪式感的行为。顾客来来去去,他也隐隐旁观了山海故事、人世百态。

摄影术自诞生之日起就已经是完美的,它将科学和艺术有机结合,通过化学反应留住微妙的光影细节。摄影的意义在技术的新生中变迁,随着新时代数码科技席卷而来,胶片就这样经历了一个被打在地上的过程。他恰巧见证了一切。

就在短短几年间,胶片冲洗在非常明显地下滑,到后来,一天都收不到一个胶卷。经销化学试剂

在数码相机的冲击下,大批的传统照相馆歇业。摄影师和普通百姓带着3.5寸的软盘冲洗数码相片,同行陆陆续续转接数码冲印业务。小画就在这样的时刻选择接手了画英雄,带领一群年轻人,坚持经营胶卷的冲印、扫描。

“现在回过头看,为什么做胶片的冲洗和扫描,其实最初是为了自己。我是玩家出身,喜欢和朋友们出去拍照。我看到我的朋友们每个人都是在家中用一台简陋的扫描仪,出来的效果很差。我想即使不能解决别人的问题,最少也要解决掉我们自己的问题。”

当时的冲印行业并不是每家都有彩色冲印机器,一套机器动辄要花费上百万,当年要抵得上好几套房子。

于是,他从黑白冲扫开始,泡在摄影论坛了解技术和打基础,独自去化学用品店买化学试剂配药水,全方位的学习扫描设备。设备不断更新换代,他也这样一路走过来。

去掉急切、去掉热烈,用修行一般的心性来经营和打磨,这对他而言是全新的体验。

08年淘宝刚刚有了起势,小画很快就意识到了胶片冲洗在全国范围内的消失,他开始尝试利用电商开展胶片业务。随着豆瓣和微博上积累的巨大口碑,画英雄在胶片行业内有了一些名气。

画英雄的门店是藏在居民区中的一栋小楼,周围有幼儿园、菜市场,两只猫卧在墙头懒懒洋洋。整体以木质色调为主,一进门的影壁是巨大的胶卷柜和冰箱。架子上陈列着他们做的胶卷周边产品和小画多年来收藏的旧摄影器材。

一群年轻人做自己热爱的事时会出奇地专注,机器的声响并不聒噪,暗室看上去幽幽暗暗,似乎藏着莫大的秘密。

门口的小黑板上有时会写一些通知,最近写的是“胶卷虽然不能吃,但是蛮好闻的”。

“所以画英雄在做的事情就是顺势而为吧。没必要把它说的那么高尚。在这个条件下我们能去做它,做好它,可能回过头来看会变成一件比较有意义的事情。”

事实上,画英雄是通过一些顺势的契机在做一件逆势的事。

胶片本身的魅力对每个人来说都有不同的理解,大家有各自的答案。它们都能成为选择热爱的理由。这些答案大多是有争议的。胶片的迷人之处就是它的独特性,有人弃之如敝屣,有人视若珍宝。

这种别样体验也只有经历过才能完全知晓。

问到胶片的将来时,小画神情庄重而肃穆:我给不了答案。胶片不会走向复兴,但是有一部分特定的用户是不会放弃它的。

我们不能决定胶片的未来,我们就算举起旗帜,振臂一挥,要胶片复兴。我们却不能真正改变什么。

他的脸黯淡了下来,像杭州远山中暮色四合的天光。

艺术总是需要资本去支撑。很重要的一点是胶片不能停产,停产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还有一点就是胶卷涨价的问题。

他说他一直有一个很天真的想法,就是有一天,他成为了一个非常有钱的大佬,可以去收购某个胶卷厂家,让胶片永远不停产。这个念头始终在他心头闪烁。

在讨论胶片时我们总是显得无奈和惴惴不安。

胶片是一个时代的符号,它不会消失,但也许会换一种形式永存。

小画对胶卷的态度很理性。

艺术史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一本技术史。如果没有摄影术,纪实绘画还会再发展几十年。

所以,用胶片这件事,说到底就是一个选择问题。摄影是平面艺术,是为了记录和展现。故事可以很花哨地说,也可以很简单地说。

希望大家都能明白,所有的河流走过的路不同,但最后都通向了大海。

现在画英雄在杭州有了自己的画廊,开始做艺术展览和活动,两处暗室也经常开设传统古典工艺冲洗的课程。现在他很少拍照了。

每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他把精力更多投入在了团队的架构制度调整、产品打磨、服务优化上,按快门的时间自然会减少。

“有一段时间很难受,因为不能拍照了,对于一个喜欢拍照的人来说是很痛苦的。”

他把自己拍过的照片摆在了书柜顶。胶片是他的事业了。

▲“小画”的背影经销化学试剂

更多精彩内容,请移步图虫摄影网艺术专区“影像频道”:影像频道